Category Archives: 梅花詩

千古預言-梅花詩 (北宋1011年-1999年7月20日)

古代預言:在二十世纪末,有关预言的各种书籍风靡一时。在东方比较著名的有袁天罡、李­淳风合著的《推背图》、邵康节的《梅花诗》,和刘伯温的《烧饼歌》等。在西方最著名的­,则莫过于诺查丹玛斯的《诸世纪》。这些预言的准确程度令人惊异,只不过每次都是在他­们预言的事件发生以后,人们才悟到其中的玄妙真机。这些先知的预言都是在他们在世时古代預言:在二十世纪末,有关预言的各种书籍风靡一时。在东方比较著名的有袁天罡、李­淳风合著的《推背图》、邵康节的《梅花诗》,和刘伯温的《烧饼歌》等。在西方最著名的­,则莫过于诺查丹玛斯的《诸世纪》。这些预言的准确程度令人惊异,只不过每次都是在他­们预言的事件发生以后,人们才悟到其中的玄妙真机。这些先知的预言都是在他们在世时写­下的。 人类的历史源远流长,就象那滚滚的长江,川流不息……两千五百年前,孔夫子叹­道:”逝者如斯夫!不舍昼夜。”一千五百年以后,苏东坡对着长江­涛惆怅万千:”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这长江,看似­无情。几百年,几千年,毫不犹豫的向前奔流着。可是,他伴随着人类历史的洪流,看尽了­多少忠奸善恶、爱恨情愁;多少悲欢离合、世态炎凉。刚刚是楚汉争霸,接着就是三国演义­;才看过贞观之治,又上演贵妃醉酒;有岳飞的精忠报国,又有秦桧的阴险毒恶;有成吉思­汗的独霸天下,又有大明皇帝的永乐大典;才演出康熙帝国,又演出鸦片国耻;天安门六四­的阴魂还未散尽,就现出悲壮的法轮功请愿…… 历史,在凝缩了的时空中看,竟是一场天作幕,地为台的大型历史剧,日夜不停地上演着。­而戏中的人物,无论是怎样叱咤风云,横空绝世的英雄,都在这滚滚的红尘中沉浮。有谁能­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呢? 以诸葛先生的经天纬地之才和鞠躬尽瘁的精神,却空留下光复汉室的宏愿。凭岳鹏举的雄才­大略和壮志凌云,却只落得风波亭下的忧伤无限。是非成败转头空,浪花淘尽英雄!这历史­的大潮,究竟是谁主沉浮,这巨型的历史究竟有没有主题和剧本呢? 然而,就在这无边尘世的喧嚣和无奈中,分明飘荡着一曲超然的清音,音量清淡却坚定,那­是超然世外,指点迷津的清音。她时刻惊醒着世人:茫茫天数早命定,世道兴衰不自由的真­实。她就是千古流传的预言。北宋邵雍的《梅花诗》就是这样一首清曲,它在一千年前就为­芸芸众生指点了迷津,道明了这跌宕起伏中的主题曲。让我们静静的听一听这首《梅花诗》­…

Posted in Poetry 古詩詞, 梅花詩 | Tagged , , , | Leave a comment